近年来,“炒鞋”不光在一级市场,在拍卖市场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可就在这场盛宴面前,有些人却马失前蹄。3月1日,耐克称,其北美部门副总裁兼总经理安·赫伯特已离职,即刻生效。赫伯特已在耐克工作25年。

赫伯特19岁的儿子乔经营一家倒卖运动鞋的公司,专门“炒鞋”。今年2月,乔接受彭博社采访时,原本谈的是“生意经”,无意间承认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安·赫伯特,尽管乔要求不要播出,但最终还是播放了。在采访播出一周后,赫伯特离职。

2月下旬,为了振兴疫情之后的日本旅游业,日本设计中心与设计师大黑大悟合作,共同推出一套全新的日本旅游设计图标——EXPERIENCE JAPAN PICTOGRAMS。全部免费商用的275个图标,涵盖了日本各类生活文化元素,再一次带火了日本设计。

设计团队选取了最能体现日本文化及生活的要素,通过提取最核心的元素,在线条上进行微小的弧度调整,让整体显得更加简洁,并体现出浓厚的日系风格。

除此之外,设计的一大亮点是大多数图标背后都有一个文化故事。无论是景点历史,还是日本礼仪传统,都通过图标以及动图简单又有趣地带了出来。

继3月2日纽约著名古董商蓝理捷(ly)宣布关闭经营了35年的画廊后,大西洋彼岸英国的另一翘楚罗杰·凯弗恩(Roger Keverne)也宣布告别业界。随着西方中国古董商相继退市,行业为之一震。

蓝理捷1973年曾任纽约苏富比中国艺术部门总裁,也曾对香港苏富比起到过奠基人的作用。1986年起,他开始在纽约经营自己的画廊,专营中国古董,著名的“十面灵璧山居”珍藏中不少宋元高古瓷器均购自其画廊。这一消息公布后,让不少人关注他的藏品何时会进入市场。

几乎在同期宣布退市的罗杰·凯弗恩则是有备而来,公司800多件中国艺术品交由伦敦邦瀚斯拍卖。他纵横古董业逾半世纪,他深获英国王室信任,屡次为白金汉宫的中国艺术珍藏提供专业咨询意见。1992年,他在伦敦梅费尔区开辟自己的画廊,洛克菲勒家族、“船王”赵从衍、“古董大亨”徐展堂等顶尖藏家都是他的客人。

著名古董商纷纷退市,不免引发未来市场格局的揣测。也有资深藏家指出了另一种场景:全球一体化带来的激烈竞争之下,尤其在无货可卖之时,关闭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3月2日,丘吉尔画作以7430万成交,创下新纪录。没错,这位英国前首相丘吉尔,不仅会写小说,还会画画。

丘吉尔41岁才拿起画笔,一生绘下逾550幅画作,其中45幅画作以摩洛哥景色为主题,大多于二战爆发前创作。这幅他唯一一幅绘于二战期间的《库图比亚寺宣礼塔》,在伦敦佳士得以近£830万(约7430万人民币)成交。

这幅描绘摩洛哥城市景致的油画,曾作为贺礼赠予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,希望借此说服美军出兵欧洲。2011年,布拉德·皮特购下此画,赠予安吉丽娜·朱莉。这幅画进入市场是否与离婚有关,双方均没有回应。

同一场上拍的丘吉尔另外两幅作品,也全部成交。1935年所作的《马拉喀什风景》以188.25万英镑,超估价5倍成交;1927年尺幅较小的《圣保罗大教堂庭院》,以超估价4倍的107.8万英镑成交。据外媒报道,三幅画作全由同一买家购下,该买家来自比利时。

尽管处于关闭状态,但德国德累斯顿收藏馆历代大师画廊官网依然发布了最新消息,经过修复的约翰内斯·维米尔《窗前读信的少女》将于6月在“维米尔:镜像”大展中展出。维米尔这位荷兰“黄金时代”的重要画家,传世作品少之又少,而这件作品正是其著名作品之一。

《窗前读信的少女》创作于1657-1659年,被认为是维米尔最早的室内画之一。该作于1742年来到德国德累斯顿,2017年开始新一轮修复,原本被遮盖的丘比特“画中画”在后壁浮现。其实早在40年前,研究人员就通过X光看到了被覆盖的丘比特,但对于丘比特出自何人之手存在争议。

像所有的传世作品一样,这件作品也颇具故事性。这幅《窗前读信的少女》曾被归为伦勃朗的作品,直至1859年,法国艺术史学家提奥菲尔·托雷-伯格证实了他的假设:《窗前读信的少女》是维米尔的作品,他甚至找到了签名。

届时,《读信的蓝衣女子》《站在维金纳琴前的女子》等9件维米尔作品将同时展出。

2月中旬以来,NFT席卷艺术圈。数字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宣布,去年10月份以6.6万美元售出的动画作品《十字路口》,今年2月24日以660万美元再次售出。这一价格的出现,无疑刺激了Beeple正在佳士得网上拍卖的另一件作品。

NFT成为大众新宠,除了有趣的新玩法,比特币、区块链等概念的叠加让其充满诱惑。NFT是一种独特的数字代币,用艺术家的签名加密,并在区块链上单独识别,有效地验证了创作的合法所有者和真实性。

正在佳士得网上拍卖的Beeple《每一天:前5000天(2021)》,截至北京时间3月3日18点半,报价为325万美元。基于《十字路口》的价格刺激,正在拍卖的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,只能在3月11日揭晓了。07

3月25日,伦敦苏富比2021年首场大型拍卖会便迎来重要作品——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・德尔・波莱乌洛文艺复兴时期肖像画作《青年肖像》(估价:400至600万英镑),这是目前已知唯一仍在私人藏家手上的波莱乌洛肖像作品。

更为传奇的是,这位私人藏家乃是007系列电影角色——英国军情六处军需官Q的原型。

托马斯・拉尔夫・默顿是首位受聘于英国秘密情报局的科学家,曾为英军成功识别德国特务在战事期间使用的秘密文件,成就斐然。

除了超群绝伦的科研成就外,默顿亦是一位明辨善鉴的收藏家,他在周游欧洲时对艺术产生浓厚兴趣,从此踏上收藏生涯。此前引起轰动的波提切利《手持圆盘的年轻男子》也是默顿的旧藏,这两幅作品曾并列悬挂在他的书房。

3月1日,泰特美术馆前馆长、特纳奖创始人、艺术评论家艾伦·鲍内斯爵士去世,享年93岁。

1980年至1988年,鲍内斯担任泰特美术馆的馆长,并于1988年指导了泰特利物浦的成立。鲍内斯在接受馆长任命后不久便促使美术馆收藏了弗朗西斯·培根的三联画、大卫·霍克尼《大水花》、安迪·沃霍尔《玛丽莲双联画》等现在看来极具价值的作品。当泰特的公共资助金面临封顶危机时,鲍内斯还建立了“新艺术赞助人”团体,以资助购买传统和当代艺术品。

1984年,特纳奖在鲍尼斯的领导下成立,旨在激发人们对当代英国艺术的兴趣,并为泰特美术馆寻找新的作品。而今,很多获奖艺术家已经享誉国际。

3月2日开幕的胡介鸣个展“格物·2020”,标题为展览主题做出了最好的诠释。一进入展厅,一幅黄色背景的门被打开,这是艺术家希望表达的一种美好的寓意——黑暗终将过去,光明一定会到来!

2020年8月15日,年逾60岁的艺术家胡介鸣从上海来到北京的外交公寓12号空间,实施一次全新的艺术项目。在这个展览里,胡介鸣实施的艺术项目是将自己在这个公寓里隔离14天,并还原他在疫情期间被隔离时的真实生活状态。

疫情对每个人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。而对艺术家胡介鸣而言,最大的变化是他开始了对那些最普通的日常事物的观察,他总能从那些普通的日常之物中发现美,并且用艺术处理将这种美放大,成为一种被艺术加工过后的“新日常”。

James Cohan画廊宣布,3月2日,比尔·维奥拉最新个展“灵魂之旅”在普希金博物馆开幕。这是这件作品首次在俄罗斯展示,该展览也是该馆的首次大型媒体艺术展。

该展览是“普希金21世纪”项目的一部分,该项目的重点是将古典传统和当代实践结合起来,以一种新的方式参与艺术。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,维奥拉就利用视频来探索感知现象,以此作为自我认识的途径,作品集中于人类普遍经历的生、死、意识的展开,根植于东西方艺术以及内在的精神传统。

原标题:《275个日本图标,免费商用!007原型旧藏上拍、欧美中国古董商相继退市、朱莉旧藏丘吉尔画作创纪录 晚安栗子》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