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拍摄了《我是希斯·莱杰》的纪录片导演阿德里安·比滕赫伊斯,再次用《我是保罗·沃克》一片唤起了人们对于已逝明星保罗·沃克的爱和回忆。

诚然,作为好莱坞的电影演员,保罗·沃克并没有重要奖项的加持,但这并不妨碍人们曾经并且继续喜爱他。在好莱坞这个名利场里,能够多年鲜有负面新闻,长期保持健康、积极、阳光形象的明星,并不多——保罗·沃克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整个纪录片用朴素的、简单的方式,回顾了保罗·沃克的一生。将他对于赛车、海洋生物以及电影的热爱和盘托出。与此同时,比滕赫伊斯还避免了煽情,他克制着自己的情感,用旁观者的态度审视这一切。

与这种态度截然不同的,是出现在纪录片中的那些受采访的人——他们是保罗·沃克的家人、挚友和同侪。这群人在镜头面前动情地回顾着自己和保罗·沃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很显然,这已经成为了他们无法抹去的回忆。

这些回忆和沃克所主演的那些电影一起,从不同的角度构筑起了沃克短暂、灿烂,又充满爱的一生。

保罗·沃克,1973年出生在菲尼克斯的卫星城格兰岱尔。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,人际关系简单,生活随性。居民过着那种“一眼看到尽头”的生活。可是沃克并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少年,从小就调皮捣蛋的他,浑身散发着表演和娱乐的细胞。

1986年,13岁的沃克出演了《壁橱里的怪物》,踏入演艺圈。不过,此时,沃克没有把好莱坞当做自己的终极目标。他希望自己将来能做一个海洋生物学家。直到1998年,他出演了青春搞笑喜剧《宝里宝气大追击》和《校园蓝调》,才让他确定电影是自己的未来。

2000年,在罗伯·科恩的下,沃克成功出演了《头骨俱乐部》里的富家弟子凯莱布一角。这个角色令其声名鹊起。罗伯·科恩也坦诚,在这部电影中,沃克“第一次被当作一个演员来对待”。而不是此前的那种“说着骚话,秀秀肌肉和英俊面庞”的男花瓶了。

纵观保罗·沃克的整个职业生涯,不难发现,他所扮演的是流行文化中,符号一般的角色。这个符号往往与正义、忠诚以及顾家相若。加上沃克俊朗的外表和美国梦一般的成长过程,他很容易就成为了广大青少年所追逐的偶像。

好莱坞的推波助澜,人们的追捧,并没有让沃克迷失自己——他身边的很多同侪迷失在了金钱和生活意义的选择之中,但是沃克,却一直都明白自己要去做什么。

沃克所做的,就是慈善。他热衷于此,但又不想过分地引人注目,所以只有低调行事。

2010年,海地地震。沃克号召一群人前往救灾。但是海地当地一片混乱,机场陷入停滞。沃克利用自己在好莱坞积攒的人脉资源,硬是弄来了一架直升机和大量的物资,经由多米尼加前往灾区前线。

沃克的这种“低调慈善的举动”,反过来,又加强了他在电影中所确立的正直和善良的形象。加之沃克与家人的关系紧密,丝毫没有明星做派,更加深了人们对他的好感。

与其说,这是双赢的局面,倒不如说这是沃克的本色——他就是这样好善乐施的一个人。

沃克的悲剧发生在2013年的年底。当时沃克正处在《速激7》杀青阶段的休整期。沃克原本计划在家里休息,要和女儿梅朵去买圣诞树。当日早晨,沃克临时响起自己的“全球伸援”有一场活动要去参加,于是便急急忙忙出了门。

在《速激7》的修整期,沃克还拍摄了一部名为《生死救婴》的影片。在影片中,沃克饰演了一个妻子因为卡特里娜飓风和难产而死的鳏夫。他必须克服一切困难来挽救自己尚处在保温箱中,命悬一线的女儿。

在这部堪称独角戏的影片里,沃克用令人信服的演技,支撑起了一个父亲的形象——在无奈、孤寂和恐惧中,尚存一线希望,便抓住这希望永不言弃的男人。可以说,这个形象,渐渐摆脱了沃克扮酷耍帅的大男孩的窠臼,将其推向了一个真正演员的一面。

虽然是好莱坞当年最为炙手可热的明星,但是沃克却和好莱坞一直维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。除了演戏,沃克还钟爱冲浪和赛车。这种兴趣爱好,成就了沃克的气质,在某种程度上,也成为了沃克成功的法宝。

观众喜爱一个演员,很大程度上是喜欢这个演员所扮演的角色带来的积极和正面的情感——哪怕是反派,其身上也会有人性的闪光点。但是,把银幕形象和自身形象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,又具有娱乐感的明星,在这个时代里,首推保罗·沃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